我想抓住那流沙

大概两三年前一直到最近,我写的东西都是非常有逻辑的,行文到末尾的根据就是有没有把一件事清楚的描述出来,如果说清楚了一件事或者一个道理,这文章就不再往下写了。而且写作的时候尽量不举例子,纯粹的用高度概括的语言尽可能的准确的描述,这种文章看起来一点都不轻松,甚至因为要动脑去理解而会觉得累,或许读这种文章的感觉就类似于读波特的竞争战略那本书吧,让人昏昏欲睡。

最近都写这种类型的文章或许是因为最近3年一直在学习各种东西,除了信息技术之外还读了一些历史、心理学、科学、社会学、金融学、经济学、哲学以及管理学相关的东西。一开始信息量当然很大,脑袋里面一团浆糊,然后就思考啊,不论是吃饭、睡觉前、做饭、散步、又或者是上下班的路上,我都在思考。每次思考了有一些新的进展,或者对书本所描述的东西有了一些新的理解或者体会,都有一种难以压制的兴奋,想跟人说,不过发现其实没有什么人愿意听,于是我就写了下来。写下来后确实也没什么人看,不过这没所谓,我只是为了满足自己。

这些文章,写的时候很爽,因为在输出的过程中我能感觉到我的进步,相比以前,我对这个世界的规律又有了更深的认识,但是当我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总感觉缺了点什么。那些当时很兴奋写下的文字,在今日看来却索然无味,感觉犹如高级智慧生物看待一个低等又智障的生物一样,想不通当时的自己怎么会那么傻逼,那么简单的常识都不懂,还居然能兴奋的写下来,写下来就算了,还居然能厚脸皮写那么多,真不可思议。

想了想,这种情况应该是除了写作的满足感之外,我还有另一个需求没有被满足,那就是抓住过去。这样的文章没有让我感觉到我自己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读那些文章没有让我感觉到我能抓到我的过去。

有人跟我说往事不可追忆,我总是太怀旧了,总是沉浸在过去。他们会先入为主的认为,一个怀旧的人会被情绪左右、容易妇人之仁、容易优柔寡断,会止步不前,而且他们会觉得我活在了过去,不是面对未来。

但我又如何会不知道这许多道理?如果要论过去、未来和现在,佛说色即是空,其实当下我们所看到的也是虚幻的,那更不用谈那逝去的时间了,它说,过去的和即将到来的都是不存在的,我们所拥有的只有当下的片刻,而它也是稍纵即逝。如果要论禅宗,就是要抛开过去的束缚,回归内心,去观察最真实的感受,去把握事物的本质,然后才能掌控未来。就算抛开宗教这些唯心的,从科学的角度,以我们现在的条件而言,我们只是生活在4维空间的生物,时间是构成我们所能感知的空间的一个必不可少的元素,而且它是单向的,时间的流逝是客观存在不可改变的,所以没有什么可以纠结的,因为纠结没有用,倒不如乐观点去面对未来。就像那句话,如果这件事你能改变,那没什么好纠结的,改变它就是了,如果这件事你不能改变,那也没什么好纠结的,你只能摆好心态接受它。

我觉得,世上的每一秒都是我的财富,它们虽然长度一样,但厚度是不一样的,理解这厚度需要一定的思考能力,但是在事情正在发生的当下,我却未必有这种思考的能力。随着年龄的渐长,阅历、学识都在增加,或许现在在我咀嚼那些碎片的时候,又会习得与当时不一样的感悟呢。我始终觉得历史是很重要的,不论是自己的有限历史,还是人类的历史,只有经常去了解去复盘,才能对现在有定位,才能对未来有感知,才能知道自己是谁,从何而来,要到哪里去。而一个能正确定位自己并能通过逻辑推演定一个切合实际的目标且为之努力的人,又怎么会止步不前、情绪化、不理性呢?

看了一篇文章,在日本街头给一个流浪的老人家一百万日元让他一天内花完他做不到,他只会按照自己的需求,买一些简单便宜的日用品,然后把自己收拾了一番,最后把钱退给了节目组,说对不起做不到。后面对文章的回复当中有些人哭了,他们一般都是中年人。我虽然知道有那么一群人生活在社会的底层,但是他们真的会舍己为人,并不像那些有钱人一样有丑恶的嘴脸,他们更真诚,但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哭。或许就像我这个年龄的人怀念小时候的纯真吧,那些历经沧桑的中年人也怀念这老人家的真挚的情感,也想念那朴实的人群。

小时候觉得一个小时是非常久的,根本没有年的概念,只是觉得世界永远都是那样,定格了,我不会长大,永远都没什么事情可以做,每天都可以玩。现在想想,就是因为什么都不懂,所以我考虑不了什么事情,所以世界很干净,一片叶子落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在我心里激起一些波纹,那个时候的我能对这个世界有很强的感知力,我能清楚的观察到自己的内心,就像有人说,小孩子的第六感是最准确的。

长大之后,各种事情扑面而来,被那倒过来的墙逼迫着为了世俗而奔波,不过,看看这世上又谁不是这样?而且如果要能出类拔萃,只能花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去工作,花很多的时间去满足他人的需求,而花更少的时间去休息去娱乐,花更少的时间去体会自己的内心,花更少的时间去让自己活成一个有灵魂的人。

小的时候,时间都是自己的,能随意花费,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去体会去感知世界的美好,而长大以后却连最基本的自我都不见了,却身不由己。或许这才是很多人怀念过去的原因吧。

不论如何,时间在流逝,生活在继续,虽然该面对的问题始终不可逃避,就像那倒过来的墙只能自己去撑,但是写写文字,留下当年的情感,不论悲或喜,只要一直努力向上,所有的一切在未来往回看,都是美好的。虽然我们都懂得我们的终点,虽然很多人只是随大流的过完这一生,我只是觉得,我生而为人,只有这一次生命,为何不过得随心随性一些,让生活过得更精彩呢?这不为做给谁看,只为取悦自己。然后自己未来再复盘一遍自己的过去,能笑笑,说,哦,原来我曾经这样浪过,真没白活。

有些人觉得自己不会写文章,要写也是随心所欲的写一些白开水一样的流水账,自己看着都很难为情。我感觉这种情况就是读的书少,又或者是走的路不够多,我说的读书和走路都是要深度思考的,否则读书再多也是书童,走路再多也是邮差。

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曾经我写过一篇文章来讨论哪个更好,以及应该如何去做。我现在想的是,读了万卷书或者行了万里路,何不写下来呢?或许最惬意的事情,就是读了万卷书又用相片去记录行走过的万里路,再写下来吧,那篇带配图的文章就是属于我的在世界上的独一无二的艺术品。

有人说,你吸收谁的营养,你就变成谁,靠什么满足你,你就会成为它的样子,什么东西持续满足你的东西,什么东西永远让你不爽,这就是你的命运。我想,我喜欢有创造性的东西,写作可以满足我,而且我恐惧时间像沙子一样从我指间流走,所以我用写作去记录,所以这或许就是我一直写各种文字写了九年的原因吧。

关于“我想抓住那流沙”我的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