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

一直感觉,周围的所有一切都是不真实的,那些人追求的各种名利勾不起我什么欲望,物质上的享受也给我带来不了多少的快乐,看着大家对各种东西贪爱又痴迷,很有冲劲,我却心如止水,只感觉到跟这个世俗的世界格格不入。我就是那个异类,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路,不知道自己要的生活是怎样的,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感觉是什么,所以也无法去确定自己的目标,最后就是,我不知道自己是谁,我想要什么,我,又为什么而活着。

虽然我很迷茫,但是我周围的所有人都似乎一点都不迷茫,他们似乎一生下来,人生的轨迹就被确定了,然后他们会尽可能的以关心的方式去同化我,他们会问我薪水多少,问我在哪里买房子,问我什么时候结婚,问我什么时候生孩子,他们会问我各种各样的问题,全都是我的外在的能看得到的东西,然而,却没有一个人关心我的内心,问我开不开心,压力大不大。在我委婉的拒绝他们的好意之后,他们就跟我说,人到了什么年龄,就应该去做什么事情,不要拖,压力大家都有,没什么大不了的,似乎对他们来说,人活在世上就是走一遍既定的流程,自己的体验是无关紧要的。

曾经在周围的人这么关心我的时候,我虽然尽量去达到他们的要求,却在不知不觉中压抑了自己的内心需求。由于他们所有人的眼睛一直只能看到外在的东西,让我以为我的世界只有外在的这些东西,然后我不断的去努力,看起来非常积极上进,看起来非常正能量,看起来非常有前途,最后,我却生病了。当我发现自己病到我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多年,去咨询了医师,自学了许多心理学,我才知道,我这么多年来,扛了多少别人扛不下来的痛苦。那些,我的亲人们呢?我的长辈们呢?他们眼睛还在往外看,他们觉得我这个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只是我想太多了。我感觉到我在一个无人看得见的战场,血流成河。

这些人让我看到的这个世界太功利了,没有温情可言,有的所有都是我应该按部就班去做的东西,目的性很强。或许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我非常抵触,因为他们让我看到的这个世界让我痛不欲生,我不想再为了其他人而活着,我要为我自己而活,我想做我的选择,否则我的生命就是无意义的,那样的我只是一个傀儡,一个痛苦终生也遗憾终生的傀儡。

既然跟大家一样,眼睛一直往外看,是痛苦,那么我知道自己要选择什么吗?我不知道。这是让我更加无助和迷茫的痛苦,我发现,我就是一个傀儡,一个没有心的傀儡,在我脱离了那个被人绑架的痛苦之后,我却堕入了另一个无边的痛苦深渊,也就是说,我不知道自己是谁,我要去哪里。

由于经历过那种万念俱灰的绝望,我内心深处被植入了一个意念,即世俗一切的贪爱和嗔恨都是不存在的,都是小事,结果去除了这些情绪之后,我反而看透了世间的种种事情。我冷眼旁观的看着那些人如何谈感情,如何包装自己,如何社交,如何充满理想,最终目标呢?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是这个利益,每个人侧重点不一样罢了,大部分人为了钱,虽然不是只为了钱。

在这种绝望笼罩下,我丧失了体会情感的能力。我看不到这个世界的色彩,所有的一切都是灰暗的无差别的,我就如行尸走肉一样在这世间行走,我不快乐,也不痛苦,没有感情,只剩下冰冷的麻木。这时候的我,就是一个没有心的空壳,外界无法影响我,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于是我就在随风飘着,流浪,在哪里生活,做着什么事情,做什么决定,没所谓。没有了坚持,没有了动力,没有了活着的支柱,活着就跟死了没区别。

虽然如此,但我仍旧是一个生物,我有趋利避害的本能,这时候我听着那些长辈对我的要求,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教导,就如同无数只苍蝇在我耳边飞舞,他们只要一张嘴,我就想到了我当傀儡的那些痛苦日子,我知道,那不是我要的生活。

然而在追寻自己内心的路上,我却看到了另一个多彩的世界,我周围的人,虽然无明,虽然被情绪控制,虽然陷入到贪爱和嗔恨里面,但他们的生活充满了丰富多彩的各种活动,虽然糊涂,却也能够拥有幸福。相比之下,我感觉跟这个世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因为我是那么的心如止水,清心寡欲。

那么,清醒的痛苦和糊涂的幸福,哪个会更适合?我一边想着要是可以回到那种无知的时期该多好,那时候可能会为了一个人的一句话而开心,可能会为了一个冰淇淋而感到幸福,虽然无明,但按部就班的拥有小确幸,也没什么不好。一边我又想着如果我清醒,我就能看到这个世界的运行法则,我就能看到很残酷的事实,我就能看到别人的立场和他们的目的,虽然会痛苦,但我却可以早做打算让自己能更有准备的去面对未来的挑战。

后来我发现其实我想太多了,我并没有选择的权利, 睡着的人醒来很难,醒着的人要睡去更难,所以变得更加清醒,或许是我能够走的比较轻松的路。我现在只能寄托于变得完全清醒之后我能够获取到永久的平静、安详,那可能就是永久的快乐。


为了找到自己,我需要把眼睛从向外看转为向内看,我要看看那个真实的自己,我觉得人活着应该是随性自在的,而不是像我一样充满了规矩、压抑和茫然,我一定是被什么蒙蔽住了双眼,以至于我无法觉察最真实的自己。

糊涂的活着的人,也就是完全被贪和嗔控制的人,他们会被一时的情绪所困扰,看起来生活挺丰富多彩的,体验过很多一时的快乐,也体验过很多一时的痛苦,但是痛苦却是永久的。因为他们会对快乐有执念,而寄托于外界的快乐却永远只能是一时的,所以他们会不断的因为自己的欲望而去追逐一个又一个的目标,一旦自己的能力达不到目标,无尽的痛苦也就到来了。那么有人说,难道不可以自己去追求吗,难道不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实现目标吗?我想说的是,可以,但一个人的努力,改变的事情是有限度的,欲望的满足却要一个比一个大才能体会到快乐,所以最后如果接受不了自己的欲望无法被满足这一点,那就会产生很强烈的执着,既然有这种很强烈的负面情绪存在,那就不自觉的会被这种情绪所左右,无法看清楚事情的真实面目,结果就导致了愚痴。

禅修是一种修行方式,是我正在实践的东西,它修的是解脱,也就是不被情绪控制,保持对事物的平常心和平等心,不起贪爱和嗔恨,然后去认清楚这个世界的真相。所以禅修这边针对贪、嗔、痴,提出了戒、定、慧。

戒,就是持戒,对在家人来说,有5戒,分别是远离杀生、远离不与取(偷盗)、远离欲邪行(邪淫)、远离虚妄语、远离放逸之因的诸酒类(麻醉品)。

定,就是不再被情绪控制。通过禅坐这种修行方式,让你体会到自己的思绪和情绪的不受控制,也就是无常。由于这些不受自己控制的来去无常的情绪有些是快乐,那体验肯定很好,会贪爱,有些是情绪是痛苦,那肯定会厌恶,这时候就是训练平常心的时机,也就是要对这种无常的事物不起贪爱和嗔恨的反应。

慧,有3个层级,分别是闻慧、思慧、修慧。闻慧就是能听到别人讲的有道理,就听起来。思慧是听了别人讲得有道理,还结合自己学过的理论去逻辑推理,去思考验证。修慧是在思考验证可以之后,也亲身去体验去感受实相。禅坐的方式可以让你切身的体会到思绪和情绪的无常。

可以看到,戒是定的基础,定是慧的基础,它们是层层递进的。

经历过那种万念俱灰的绝望,自然是能体会到无常,也就是没有什么是永久的。但是因为眼睛一直往外看,所以有对比,有不甘心,不甘心自己为什么没有能够得到别人拥有的东西,所以内心仍有控制不住的执着。这种控制不住的执着会产生非常非常强烈的负面情绪,完全把人给控制住了,进而会产生各种心理疾病,例如抑郁症,焦虑症,神经症(强迫症等)。

这些心理疾病从西方的心理学来解释其实很多时候就是不接纳自己。接纳是一个心理上的东西,跟现实具体如何去做没有太大关系。例如我觉得我现在很不好,但是我接纳自己,我就是这么一个人,我不会跟我自己过不去,也就是说虽然我现在很不好,但那就是我,我接纳自己,接纳自己的缺点,我不会抵触我的缺点,因为它们跟优点一样都是我的一部分。

但是我接纳自己就代表安于现状吗?并不是。因为接纳自己不是自甘堕落以及自我放纵的借口,也就是说,虽然我现在不太好,但是我完全的接纳自己并爱我自己,不过我有我的目标,那就是变得更好,而且就算在未来的某些尝试变好的过程当中遇到了挫折,我也接纳自己,如果在尝试变得更好当中遇到了失败,我会给自己更多的尝试以及时间就是了。

想到这里,我又想到了以前无法理解的一个概念,就是跟自己和解。跟自己和解,我的理解就是完全的接纳自己,包括了接纳自己的过去,因为有些事情没有道理没有原因,就是这么发生了,那些曾经的经历给了我巨大的伤害,让我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我虽然有抑郁、焦虑和神经症,但我接纳现在的自己。我要做的,就是以此为立足点,去过自己的生活,控制不住情绪,没关系,我只要去努力就可以了,我要做的就是专注于当下,去关注周围的人,去体会当下发生的事情,努力的不再被强迫性的惯性思维再拉着沉浸在过去,去如法的生活。

如果要接纳自己,以及跟自己和解,显然要接纳自己所有的一切,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我想起了那个终极的问题,我的人生要填充什么样的意义?之前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就是因为不接纳自己的人生就是无意义的,当时觉得,如果人生是无意义的,那我就没有任何活着的理由了呀。但是当接纳了自己的人生是无意义的之后,发现其实不必纠结于它,之所以会纠结是因为我的眼睛一直在朝外看,我想在这个社会当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我想在历史长河当中找到自己的位置,然而我却是一粒稍纵即逝的尘埃,我是不可能找到什么位置的。当我接纳了这个现状之后,眼睛朝内看,我看到了自己的恐惧、茫然无措、空虚,这,或许对我来说,才是更加实际的要去解决的问题。

最后摆在我面前的还是那个问题,我要做一个怎样的选择?我不知道。所以我想先去探索自己,因为我不想再像以前那样压抑的为其他人活着,那样只有痛苦,我想有另一个选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